行业资讯

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

58张无法补休的补休单

发布时间:2019-03-21 23:22

  “没有花香,没有树高,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三中队中队长肖军一边喃喃地唱着这首老郭生前最爱唱的歌,一边泪眼婆娑地追忆着老郭人生最后的三天。

  今年5月16日晚,值班到次日凌晨,又拖着积劳成疾的身躯回分局参加会议,晚上照样坚持值夜班。

  18日凌晨1时许,在珠江新城某工地发现一辆装满淤泥刚要驶出的泥头车,没有办理《建筑垃圾运输准运证》。谁想,这一次开出的违章《询问通知书》竟成了他的绝笔!

  离开工地,又奔赴下一个点。在车上,他闭目养神好一会儿,对同行的协管员唐海东说:“真有点累了,下班后一定要好好补补觉。”副中队长何广华见他几次捂着胸口,想先送他回家,他回答:“没关系,能坚持!”

  凌晨5时左右,值完班返回家的他,未及脱衣洗澡,就穿着城管制服和衣而睡,却再也没有醒来。

  在同事们的记忆中,老郭永远是一名来得最早、走得最晚、干得最多、不求回报的“老黄牛”。

  在广州火车站执勤,长年累月“三班倒”,打乱了人体的“生物钟”,尤其是夏天,走在广场上就像火烤,衣服是湿了又干,干了又湿,一天下来,皮肤晒黑了,嗓子也喊哑了,头晕眼花,腰酸腿疼,可老郭在这个岗位上一干就是23年。

  2009年,是亚运城市行动的关键一年。11月以来,三分局担负起整治全市建筑工地和泥头车的执法任务,工作性质需要长时间上夜班。而中队人手少,任务重,年龄普遍偏大。老郭见肖军几次为排班发愁,总是说:“没问题,肖队,我先来吧!”

  心系城管24个春秋,年年保持全勤记录,即便是爱人两次动大手术,他也只请了两天干休假,去世前,还留下了58张无法补休的补休单,这还只是他去年1月调到三分局后查到的数据。

  长年累月的劳累,让老郭患上了颈椎病和高血压等多种疾病,但为了不影响工作,他从来没有告诉单位任何人,独自偷偷忍着,直到再也起不来,战友们再也看不到他那忙碌的身影,再也听不到他那憨厚的笑声,还有那句“放心,我来搞掂”的“口头禅”。

  很多人不相信,郭伟贤还是办案高手。有一次大队拿出10个案例作为培训的示范案件,竟然有4个是他经办的。

  大家对他的执法经验进行了梳理,归结为“六个办法”,即行政相对人想躲避处罚时,采用平等交流沟通法;当行政相对人极有可能对抗执法时,采用缓和气氛说服法;当队友和行政相对人出现争吵、矛盾激化时,采用讲究技巧引导法;遇到受检泥头车想冲卡时,采用车辆熄火避险法;当违法相对人一边敷衍处罚、一边打电话四处找人说情时,采用关掉手机避扰法;遇到违章行为复杂、目测存在困难时,采用注重证据收集法。

  老郭出生在一个工人家庭,年幼丧父,由母亲拉扯成人,高中毕业后当知青,回城后在印刷厂做工人。生活的艰辛磨练,培养了他坚毅自强的性格和善良淳朴的品质。

  1986年,他光荣地加入了城管执法队伍。为了尽快熟悉本职业务,他潜心学习城管法律法规和各种执法技能,积极参加各类执法活动,主动参与各种案件的研讨;为了掌握相关基础知识,他利用业余时间自学了《建筑施工手册》、《建筑工人识图教材》等;为了熟悉社情,他跑遍分管片区的大街小巷,哪个工地在施工,哪些地段是“六乱”黑点,心中都有数;为了取信于民,每次接到群众投诉,不管风里雨里,他都会第一时间去了解处理……

  凭着顽强的毅力,老郭成了中队看图识图的能手和业务骨干。再复杂的建筑规划图纸,老郭只要拿着比划几下,就能清晰地讲解清楚,不出一点偏差。2003年6月,中队在对广东省汽车站升级改造工程进行例行检查时,发现候车售票楼西侧多建了一个夹层,这在规划图中没有标示,大家感到事情重大,准备第二天发出《询问通知书》。老郭知情后,马上找来图纸连夜进行查验,发现这个夹层在规划图中是通过另外一种表述体现出来的,属合法建设,避免了一次执法误判。

  依法行政是执法队伍的灵魂。2005年6月的一天,老郭在站场值晚班,看见出站口广场前有一辆出租车正在违规上客,便上前纠正,司机竟加大油门准备逃逸。他一个箭步跑过去,紧紧抓住车门,与赶来增援的队友把这辆车控制住。经查,该车没有营运资格证,想逃避处罚。事后,队友们提醒他:这样太危险,都为你捏把汗呢!老郭却说:穿上这身制服,就要担起这份职责!

  今年4月的一天,老郭和队友在白云新城路段设点执法,当检查一辆超载泥头车时,该车司机态度恶劣,拒不出示证件,还对前来检查的交警破口大骂。这时,只见老郭把这名司机拉到一边,悄悄地交谈了近20分钟,最后,这名司机愉快地接受了处罚,第二天还专门到分局来向当值交警道歉。

  类似这样的事,老郭不知遇到多少回,但从没有见过他跟行政相对人发生过冲突,从没有见到他对群众耍过态度。说来也怪,很多“凶巴巴”的流动摊贩,一遇到老郭,好像都变得“懂道理”了。事后,大家问老郭用了什么好法子,老郭说:将心比心罢了!

  相濡以沫24载的妻子林胜意至今清楚地记得,初到城管时,老母亲对郭伟贤只有一个要求:踏踏实实做人,千万莫贪。

  1999年9月,林胜意的堂弟开出租车,因为无证营运,被老郭所在的中队查到。堂弟找到姐夫,希望能帮忙把车要回来。老郭则让他按程序接受处理,气得堂弟扭头就走,最后按规定缴纳5000元罚款,才把车领回来,结果那年春节的家族聚会变成了“声讨会”。当时的林胜意听了心里很难受,老郭却没有反驳一句,回到家跟妻子说:“不是我不想帮,是不能帮啊!这个口子一开,领导、同事会怎么看我?以后的工作还怎么做?”

  老郭一件发黄的背心穿了许多年,没有买过一件时髦的衣服;为了能坐上1元钱的公交车,宁肯多走好几公里路;他的家,灰白的墙面长满了黑斑,家里唯一值钱的东西,是搬家时亲戚送的一台空调,为了省电,基本上没开过;妻子下岗多年,不幸先后患了乳腺癌和子宫癌,每次住院长达一个多月,花光了家里全部积蓄;中专毕业的儿子郭振庭也是待业在家……

  面对拮据的生活,老郭却从没有想过寻求不法所得。他长年在火车站执勤,很多出租车司机都认识他,他没有搭过一次“顺风车”。

  有一次,他接住院的妻子回家,一位认识他的出租车司机主动停驶,提出载他一程,他也婉言拒绝,坚持坐公共汽车。有的出租车司机违章后,常常在《车辆驾驶证》中夹上钱,企图逃避处罚,老郭总是按章办事。2000年中秋节前的一天,担任分队长的老郭在站前路某工地进行检查时,该工地负责人塞给他一张2000元的购物卡,说是过节买点东西,他推不掉只好留下,回单位后立即上缴中队,最后退回工地。今年3月,老郭和队友在白云新城对某工地进行检查时,工程负责人偷偷塞给他一个信封,说是一点“小意思”,老郭却严肃地说:“收了你的钱,我一辈子不安宁;老弟,你就饶了我吧!”负责人羞愧难当,悄悄把钱收了回去。

  同事朋友问起他的家庭情况,他总是说“还过得去”。每年单位的困难补助,从没有伸手要过。今年初,分局招聘余泥运输监督员,妻子得知后,要老郭跟单位领导说说,先让孩子去锻炼一下,同时也减轻家里的负担,可老郭就是不吭声。

  谁也不相信,老郭直到去世时还是个副主任科员,受奖励也不多。这不是他表现不好,而是每年评先时,他总是推荐这个,推荐那个,把荣誉让给别人。

  和郭伟贤一起在执法一线多年的胡广安,更是一点点一滴滴,说不尽老郭的平凡事;一件件一幕幕,叙不完老郭的兄弟情……

  有一次,胡广安刚到单位接班,家里就来了电话,说小孩发烧需要送医院。当时老郭正准备下班,见胡广安满脸焦急的样子,拍拍他的肩膀说:“老弟,你赶快回去吧,这里我来帮你顶着,你放心吧!”事后胡广安才知道,当时老郭的妻子也在住院需动大手术,急需他在身边照顾。

  这些年来,老郭每天总是提前一个多小时到达单位,一到办公室就忙着烧开水、扫地板、抹桌椅,以整洁明亮的办公环境迎接同事们的到来。担任内勤的梁大姐经常和他开玩笑:“老郭,你这是在抢我的饭碗啊!”

  中队需要经常上夜班,熬夜多了就容易上虚火。执勤巡查路过凉茶铺时,老郭总会下车掏钱买杯凉茶给大伙:“来,喝杯凉茶降降火!”夜晚巡查路面和工地,长时间在车上颠簸,加上蚊虫叮咬,人变得又困又累,这时老郭会递上他事先准备好的祛风油:“来,搽一下,驱蚊醒神!”

  刚到中队的一些大学生普遍缺乏执法经验,老郭把他们视作城管队伍的希望,每次带他们检查工地,老郭都会手把手地教他们如何看图纸、如何做笔录。二中队长李凤芝得知老郭突然离世的消息,悲痛难忍,泪如雨下:“我的成长与进步有郭师傅一半的功劳啊!”

  在火车站站场工作期间,每当遇到一些需要帮助的困难群众,老郭总会习惯性地帮上一把:见到问路的旅客,耐心指引;见到晕车的旅客,递上祛风油;见到扛着大包小包的旅客,上前帮忙提一下行李……

  有一次老郭要妻子帮他交电话费,妻子一看这个月的手机费300多元,心想老郭平时很少打电话,以为电信公司搞错了,就查了他的通话记录,不查不知道,一查才看到,各个省份的号码都有!事后大家才搞清楚,原来是老郭经常用自己的手机给旅客联系家人和亲友。

  前些年春节后的一天,老郭值勤时,一位40多岁的男子上前求助。原来他是从外地来广东打工的,刚下火车就被偷了钱包,没钱买票去东莞。老郭二话没说,就跑到流花车站帮这名男子买了张车票,临走前还塞给他20块让他在路上花。该男子紧紧地握着老郭的手,眼泛泪光:“老大哥,你真是个‘活菩萨’啊!”

  平时,老郭恨不得一分钱掰成两半用,可一旦哪里遭遇灾难,他总是争先捐款捐物。汶川大地震发生后,老郭一下子捐出800多元。大家都知道,那是他从交通费、生活费中一分一分“抠”出来的啊。今年玉树大地震,老郭除了积极捐款外,还用单车装了一大袋衣物到街道捐赠给灾区。老郭就是这样,心里装着别人,唯独没有自己。

  激情、和谐的广州亚运会胜利闭幕了,大爱、温暖的亚残运会隆重开幕了,但广州市城管局直属三分局三中队副主任科员郭伟贤却无缘分享这两届盛会给羊城带来的一切。

  “没有花香,没有树高,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三中队中队长肖军一边喃喃地唱着这首老郭生前最爱唱的歌,一边泪眼婆娑地追忆着老郭人生最后的三天。

  今年5月16日晚,值班到次日凌晨,又拖着积劳成疾的身躯回分局参加会议,晚上照样坚持值夜班。

  18日凌晨1时许,在珠江新城某工地发现一辆装满淤泥刚要驶出的泥头车,没有办理《建筑垃圾运输准运证》。谁想,这一次开出的违章《询问通知书》竟成了他的绝笔!

  离开工地,头头娱乐官方网站又奔赴下一个点。在车上,他闭目养神好一会儿,对同行的协管员唐海东说:“真有点累了,下班后一定要好好补补觉。”副中队长何广华见他几次捂着胸口,想先送他回家,他回答:“没关系,能坚持!”

  凌晨5时左右,值完班返回家的他,未及脱衣洗澡,就穿着城管制服和衣而睡,却再也没有醒来。

  在同事们的记忆中,老郭永远是一名来得最早、走得最晚、干得最多、不求回报的“老黄牛”。

  在广州火车站执勤,长年累月“三班倒”,打乱了人体的“生物钟”,尤其是夏天,走在广场上就像火烤,衣服是湿了又干,干了又湿,一天下来,皮肤晒黑了,嗓子也喊哑了,头晕眼花,腰酸腿疼,可老郭在这个岗位上一干就是23年。

  2009年,是亚运城市行动的关键一年。11月以来,三分局担负起整治全市建筑工地和泥头车的执法任务,工作性质需要长时间上夜班。而中队人手少,任务重,年龄普遍偏大。老郭见肖军几次为排班发愁,总是说:“没问题,肖队,我先来吧!”

  心系城管24个春秋,年年保持全勤记录,即便是爱人两次动大手术,他也只请了两天干休假,去世前,还留下了58张无法补休的补休单,这还只是他去年1月调到三分局后查到的数据。

  长年累月的劳累,让老郭患上了颈椎病和高血压等多种疾病,但为了不影响工作,他从来没有告诉单位任何人,独自偷偷忍着,直到再也起不来,战友们再也看不到他那忙碌的身影,再也听不到他那憨厚的笑声,还有那句“放心,我来搞掂”的“口头禅”。

  很多人不相信,郭伟贤还是办案高手。有一次大队拿出10个案例作为培训的示范案件,竟然有4个是他经办的。

  大家对他的执法经验进行了梳理,归结为“六个办法”,即行政相对人想躲避处罚时,采用平等交流沟通法;当行政相对人极有可能对抗执法时,采用缓和气氛说服法;当队友和行政相对人出现争吵、矛盾激化时,采用讲究技巧引导法;遇到受检泥头车想冲卡时,采用车辆熄火避险法;当违法相对人一边敷衍处罚、一边打电话四处找人说情时,采用关掉手机避扰法;遇到违章行为复杂、目测存在困难时,采用注重证据收集法。

  老郭出生在一个工人家庭,年幼丧父,由母亲拉扯成人,高中毕业后当知青,回城后在印刷厂做工人。生活的艰辛磨练,培养了他坚毅自强的性格和善良淳朴的品质。

  1986年,他光荣地加入了城管执法队伍。为了尽快熟悉本职业务,他潜心学习城管法律法规和各种执法技能,积极参加各类执法活动,主动参与各种案件的研讨;为了掌握相关基础知识,他利用业余时间自学了《建筑施工手册》、《建筑工人识图教材》等;为了熟悉社情,他跑遍分管片区的大街小巷,哪个工地在施工,哪些地段是“六乱”黑点,心中都有数;为了取信于民,每次接到群众投诉,不管风里雨里,他都会第一时间去了解处理……

  凭着顽强的毅力,老郭成了中队看图识图的能手和业务骨干。再复杂的建筑规划图纸,老郭只要拿着比划几下,就能清晰地讲解清楚,不出一点偏差。2003年6月,中队在对广东省汽车站升级改造工程进行例行检查时,发现候车售票楼西侧多建了一个夹层,这在规划图中没有标示,大家感到事情重大,准备第二天发出《询问通知书》。老郭知情后,马上找来图纸连夜进行查验,发现这个夹层在规划图中是通过另外一种表述体现出来的,属合法建设,避免了一次执法误判。

  依法行政是执法队伍的灵魂。2005年6月的一天,老郭在站场值晚班,看见出站口广场前有一辆出租车正在违规上客,便上前纠正,司机竟加大油门准备逃逸。他一个箭步跑过去,紧紧抓住车门,与赶来增援的队友把这辆车控制住。经查,该车没有营运资格证,想逃避处罚。事后,队友们提醒他:这样太危险,都为你捏把汗呢!老郭却说:穿上这身制服,就要担起这份职责!

  今年4月的一天,老郭和队友在白云新城路段设点执法,当检查一辆超载泥头车时,该车司机态度恶劣,拒不出示证件,还对前来检查的交警破口大骂。这时,只见老郭把这名司机拉到一边,悄悄地交谈了近20分钟,最后,这名司机愉快地接受了处罚,第二天还专门到分局来向当值交警道歉。

  类似这样的事,老郭不知遇到多少回,但从没有见过他跟行政相对人发生过冲突,从没有见到他对群众耍过态度。说来也怪,很多“凶巴巴”的流动摊贩,一遇到老郭,好像都变得“懂道理”了。事后,大家问老郭用了什么好法子,老郭说:将心比心罢了!

  相濡以沫24载的妻子林胜意至今清楚地记得,初到城管时,老母亲对郭伟贤只有一个要求:踏踏实实做人,千万莫贪。

  1999年9月,林胜意的堂弟开出租车,因为无证营运,被老郭所在的中队查到。堂弟找到姐夫,希望能帮忙把车要回来。老郭则让他按程序接受处理,气得堂弟扭头就走,最后按规定缴纳5000元罚款,才把车领回来,结果那年春节的家族聚会变成了“声讨会”。当时的林胜意听了心里很难受,老郭却没有反驳一句,回到家跟妻子说:“不是我不想帮,是不能帮啊!这个口子一开,领导、同事会怎么看我?以后的工作还怎么做?”

  老郭一件发黄的背心穿了许多年,没有买过一件时髦的衣服;为了能坐上1元钱的公交车,宁肯多走好几公里路;他的家,灰白的墙面长满了黑斑,家里唯一值钱的东西,是搬家时亲戚送的一台空调,为了省电,基本上没开过;妻子下岗多年,不幸先后患了乳腺癌和子宫癌,每次住院长达一个多月,花光了家里全部积蓄;中专毕业的儿子郭振庭也是待业在家……

  面对拮据的生活,老郭却从没有想过寻求不法所得。他长年在火车站执勤,很多出租车司机都认识他,他没有搭过一次“顺风车”。

  有一次,他接住院的妻子回家,一位认识他的出租车司机主动停驶,提出载他一程,他也婉言拒绝,坚持坐公共汽车。有的出租车司机违章后,常常在《车辆驾驶证》中夹上钱,企图逃避处罚,老郭总是按章办事。2000年中秋节前的一天,担任分队长的老郭在站前路某工地进行检查时,该工地负责人塞给他一张2000元的购物卡,说是过节买点东西,他推不掉只好留下,回单位后立即上缴中队,最后退回工地。今年3月,老郭和队友在白云新城对某工地进行检查时,工程负责人偷偷塞给他一个信封,说是一点“小意思”,老郭却严肃地说:“收了你的钱,我一辈子不安宁;老弟,你就饶了我吧!”负责人羞愧难当,悄悄把钱收了回去。

  同事朋友问起他的家庭情况,他总是说“还过得去”。每年单位的困难补助,从没有伸手要过。今年初,分局招聘余泥运输监督员,妻子得知后,要老郭跟单位领导说说,先让孩子去锻炼一下,同时也减轻家里的负担,可老郭就是不吭声。

  谁也不相信,老郭直到去世时还是个副主任科员,受奖励也不多。这不是他表现不好,而是每年评先时,他总是推荐这个,推荐那个,把荣誉让给别人。

  和郭伟贤一起在执法一线多年的胡广安,更是一点点一滴滴,说不尽老郭的平凡事;一件件一幕幕,叙不完老郭的兄弟情……

  有一次,胡广安刚到单位接班,家里就来了电话,说小孩发烧需要送医院。当时老郭正准备下班,见胡广安满脸焦急的样子,拍拍他的肩膀说:“老弟,你赶快回去吧,这里我来帮你顶着,你放心吧!”事后胡广安才知道,当时老郭的妻子也在住院需动大手术,急需他在身边照顾。

  这些年来,老郭每天总是提前一个多小时到达单位,一到办公室就忙着烧开水、扫地板、抹桌椅,以整洁明亮的办公环境迎接同事们的到来。担任内勤的梁大姐经常和他开玩笑:“老郭,你这是在抢我的饭碗啊!”

  中队需要经常上夜班,熬夜多了就容易上虚火。执勤巡查路过凉茶铺时,老郭总会下车掏钱买杯凉茶给大伙:“来,喝杯凉茶降降火!”夜晚巡查路面和工地,长时间在车上颠簸,加上蚊虫叮咬,人变得又困又累,这时老郭会递上他事先准备好的祛风油:“来,搽一下,驱蚊醒神!”

  刚到中队的一些大学生普遍缺乏执法经验,老郭把他们视作城管队伍的希望,每次带他们检查工地,老郭都会手把手地教他们如何看图纸、如何做笔录。二中队长李凤芝得知老郭突然离世的消息,悲痛难忍,泪如雨下:“我的成长与进步有郭师傅一半的功劳啊!”

  在火车站站场工作期间,每当遇到一些需要帮助的困难群众,老郭总会习惯性地帮上一把:见到问路的旅客,耐心指引;见到晕车的旅客,递上祛风油;见到扛着大包小包的旅客,上前帮忙提一下行李……

  有一次老郭要妻子帮他交电话费,妻子一看这个月的手机费300多元,心想老郭平时很少打电话,以为电信公司搞错了,就查了他的通话记录,不查不知道,一查才看到,各个省份的号码都有!事后大家才搞清楚,原来是老郭经常用自己的手机给旅客联系家人和亲友。

  前些年春节后的一天,老郭值勤时,一位40多岁的男子上前求助。原来他是从外地来广东打工的,刚下火车就被偷了钱包,没钱买票去东莞。老郭二话没说,就跑到流花车站帮这名男子买了张车票,临走前还塞给他20块让他在路上花。该男子紧紧地握着老郭的手,眼泛泪光:“老大哥,你真是个‘活菩萨’啊!”

  平时,老郭恨不得一分钱掰成两半用,可一旦哪里遭遇灾难,他总是争先捐款捐物。汶川大地震发生后,老郭一下子捐出800多元。大家都知道,那是他从交通费、生活费中一分一分“抠”出来的啊。今年玉树大地震,老郭除了积极捐款外,还用单车装了一大袋衣物到街道捐赠给灾区。老郭就是这样,心里装着别人,唯独没有自己。